<form id="nz9ds"><span id="nz9ds"><track id="nz9ds"></track></span></form>
      <form id="nz9ds"><source id="nz9ds"><track id="nz9ds"></track></source></form>

        做一个工程,树一个样板
        1998个
        工艺节点
        200万+
        服务家庭
        95%
        客户满意度
        「干货」让工地开口说话 华a浔装饰扇灰施工工艺篇
        时间:2019-05-13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实践永远是检验真理的最好途径。工地,是眼见为实的图纸,是工艺落地的真面目,更是筑家的一个极其庞大的系统。而工地上的每一个细节,都将决定着未来家的样子。用心毫厘,得之千里。

        灰施工工程篇

        在贵阳别墅大宅装修中,虽说墙面刮白处理表面看着不是最重要的,但对后期贴墙纸或是做硅藻泥都是至关重要的一步,墙面油漆做得好与不好,一评眼观,二评手感,今天小编就为大家介绍一下华浔品味装饰的煽灰施工工程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扇灰工程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内墙煽灰

        天花板煽灰

        墙面挂网、煽灰

        手工、机械打磨

        手刷漆、滚涂墙面漆、机械喷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1、基层铲除白灰

        把原墙白灰进行铲除,再用界面剂进行封固,并采用网格布进行墙面满贴,进行石膏腻子粉批至平整,再用滑石粉腻子收光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2、挂玻纤网,刮黄墙

        对原墙面进行空鼓、开裂、平整、垂直的检查,并做好记录,用专用刮尺先对误差较大处进行初次墙面找平,挂玻纤网后,刮黄墙,做到平直美观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刮完黄墙后,做标线标识:施工水平线距地面高度为900-1000mm,阴阳角线距夹角150-200mm,标识尖头一定要对准标准线,阴阳角的标识统一高度,最下面的箭头位置对准水平线位置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3、安装阳角线

        墙面顶面、基本平直后再做阴阳角处理,阴角弹墨线,用专用阴角刮尺施工;阳角粘贴公司专用的阳角防撞?;ぬ?,要用刮尺靠直、拍平,阳角坚挺,在正常碰撞时不宜损坏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安装阳角线,先在墙角两侧抹上粘粉,贴好阳角线条,用红外线校正,然后用靠尺压平线条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4、墙面找平

        阳角条安装待干后,用2米刮尺刮灰找平。墙体平整度偏差较大,应分两批找平,每次刮灰待干后方可进行下一工序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5、天花

        天花螺丝钉帽用防锈漆进行点补。

        对天花板接缝的处理:接口位粘粉调白胶补缝,干透后贴布带,防止接口位开裂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天花阳角线安装:造型天花叠级阳角位安装PVC阳角线,天花阳角线对阴阳角开裂可以起到很好的防护作用,同时能达到天花棱角分明,角位平直顺畅的目的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6、打磨自检

        打磨完毕,用2米靠尺检查墙面平整度和阴阳角的垂直度,并且用鸡毛掸掸去表面浮灰,用强光手电逐一检查,保证墙面无漏磨和小波浪现象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• 友情链接:
        计算报价
        生活装饰

        扫一扫马上咨询

        返回顶部
        粉嫩metart女人下部-国产小屁孩cao大人xxxx-久久亚洲国产精品五月天婷-欧美18videosex性极品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